• >
主页 > GUCCI官网 >
GUCCI官网
业主从小区水箱掏出死老鼠 物业拖延环保改造
发布日期:2022-05-13 23:45   来源:未知   阅读:

  2011年年末,大兴区宏大北园小区免费引进一组价值20万元的无负压供水节能设备,取代了小区以往易污染、耗能高的水箱二次供水装置。业委会表示,一年将为小区业主节省数万元的能耗费。

  据记者了解,一方面,这类环保公司免费提供设备,业主与环保公司分享收益的做法,开始在北京市推广普及;但另一方面,环保节能产品在北京市很多小区的推广并不顺利,其中的深层次原因究竟为何?本报调查为您揭开其中不是秘密的秘密。

  “既简便又清洁!”在机器嗡嗡作响的大兴区宏大北园地下室内,张春义指着一套罐状设备大着嗓门对记者说。他是宏大北园金海都物业管理公司工程主管,他指的这套名为无负压供水的节能设备,是小区改水工程的一部分:原先是将市政水网引入到小区的生活用水水箱,再用泵打压到居民户;现在则是从市政水直接泵到居民户家中,不仅省电,而且水质保证安全,节省清理费用。“以往小区二次供水有三大费用,一是水箱每年要清洗,二是水质要化验,三是消毒器设备每年要维保。现在这些全省了!”

  全省了?“对!以往,水质每个月都要化验;消毒灯管和消毒器,维保一年就需要4000多块,特别是地下室本身就很潮湿,消毒灯管容易发生短路现象,需要经常更换。”张春义掰着指头算账:三项下来,全年总费用近2万元钱。

  另一个省钱的大头电费。“表都挂好了,已经测出来了。”张春义说,原先自来水过来的水全部放入水箱,管网压力全部变为零。“要把水打到18层高的住户家中,需要用水泵从零开始加压供水,因此耗电量大。现在取消水箱,从市政水直接泵到居民户家中,节省了不少电。”

  “原先预测节电30%左右,实际节省电力消耗67%。”宏大北园业委会主任路军港告诉记者,去年年底开始,小区免费引进一组无负压供水的环保设备,取代了小区以往易污染、耗能高、占地大的二次供水装置——水箱。仅设备一项,就可以为业主节省20多万元。

  路军港介绍,小区现有住户776户,板、塔楼共7栋,根据环保公司测算,小区改造前每月耗电量为7200度,改造后每月耗电量为2403度,节能率高达67%。

  其中,电费的总额,由于是公用电和民用电的综合,因此按每度0.7元综合电价计算,这样每月可节省3357元,一年下来为40284元。

  按照合同约定,业主与环保公司之间的效益分享期为8年。因为是环保公司提供的设备,因此分享100%节电效益款。

  据记者了解,宏大北园附近两家小区同时也进行了相同的改水工程,因小区楼层和户数有所不同,数据上体现的节能率更高。仅无负压供水一个项目,宏大北园、中园、南园,节电率分别为67%、73%、63%,月节电量共计可达到10371度。

  位于海淀区的品阁小区是京城首家业主自管小区,创造了业主自主管理的多个北京市第一。2007年进入新的自管时代,小区业主发现了众多物业管理弊端,其中之一便是水箱问题。

  “2007年时发现水箱的水泵运转声音不对,一阵快一阵慢,出水不稳,而且老跳表。”社区问题专家、时任小区业委会主任的邵里庭回忆,当时发现水泵的节奏不匀,问维修工人什么原因,说肯定是水泵有问题,需要检查和清洗水箱。

  邵里庭介绍,当时前物业管理公司刚刚撤离,小区是“一穷二白”,业委会手头拮据。并且当时国家还没有出台相关的节能政策,如果业主改无负压供水,改造费用需要15万元。但品阁小区只有140多户业主,每个月物业费1.60元,光这一项改造费用就相当于全年40%到50%的物业费。

  “最后我们决定自己清洗水箱。”邵里庭说,业主们用笤帚和刷子把水箱四壁的绿苔、白毛等除去,再用抹布擦,用水冲。最后,在放水的过程中,发现出水口有异物。“掏出来一看是两只死耗子,我亲手包着扔掉。”虽然已经时隔多年,邵里庭在讲述时仍然一脸厌恶。

  老鼠怎么会进入水箱?原来,位于地下室的水箱本应有防鼠盖,并且上锁。但在老物业管理公司撤离后盖子一直是打开的,且锁头已经丢失。

  一物业管理公司的项目经理刘强(化名)告诉记者,在一些小区,特别是使用老式水箱的小区,“打开手电筒一照,水箱经常能见到死蛇、死猫和死老鼠。”

  “这很正常。”刘强咧嘴一笑。“司空见惯了,这在物业管理行业里其实不是什么秘密。我见过最夸张的,拿手电筒一照,水里三只死猫泡得像个皮球一样。物业管理公司只要不出事,压根没人去管。”

  据记者了解,小区水质需要卫生局指定检测机构来检测。但刘强表示:水质究竟怎么样,物业管理公司心知肚明。

  “你到物业办事的时候,看办公人员喝的是什么水?都是桶装水!你见过几个物业喝小区的自来水?有也是用净水器。”刘强说,他自己就用净水器。据他介绍,目前北京市生活用水水箱有多种,部分是老式的砖混结构和铸钢、铁皮水箱,大部分小区是不锈钢材质的水箱。但这几种水箱都有缺陷,就是密封性不强。

  “水箱达不到防鼠、防蝇、防蟑的效果,因此二次供水就难以避免二次污染。”刘强透露,根据他的工作经历,不少小区物业根本拿不出来水箱的卫生检测合格证。

  “水箱不合格,物业管理公司也不愿意在这方面有所投入。所以你很难喝到干净的水。”刘强说,水箱二次污染问题在北京很多小区非常常见。

  此次实施宏大北园改水工程的科林泰克北京公司刘培经理表示,水箱定期清洁需要用药剂,用污水处理剂,才能达到北京市自来水用水标准。

  记者调查发现,这项环保节能措施在北京市很多小区推广并不顺利,其中的深层次原因耐人寻味。

  科林泰克公司刘培经理表示,近期联系了17家小区,只有两家实行酬金制的小区愿意主动配合,其他小区的物业管理公司全都对此不冷不热。

  “合同都签了半年了,物业就是不盖章!”朝阳区某小区业委会负责人宋女士说。

  “广告灯箱、道路指示地灯、凳子灯……换装新型LED节能灯具……”记者看到,该小区的节能改造项目主要包括中央空调水泵系统、照明系统两项。每年节约电费预计为130.6359万元,业主与环保公司双方效益分享期共六年。

  “我们也正准备换,小区的物业管理公司起初不答应。”北京国典华园小区业委会吴尚领对记者说。

  吴尚领介绍,小区原先实行的是包干制,成立业主大会后采用了酬金制管理。“在业主的要求下,物业管理公司才同意进行节能改造。”

  物业项目经理刘强坦言,节能改造其实反映出一个核心问题:改水和节能,对谁有好处?

  他说,现在实行包干制的小区改水、节能项目并不算少,但目的性不同。“包干制的小区,物业管理公司对于改水、节能项目,要么重复做账,提列两笔费用,节能改造算作额外的成本投入;要么节能部分作为物业企业的经营收入拿走了。”

  “问题就在于,这是省钱给业主,不是给物业管理公司,所以省不省钱、节不节能,物业管理公司不关心。”社区问题专家邵里庭分析说。“在包干制下,业主缺乏知情权,很多有利于业主的项目包括环保节能项目无法推动。对于拿不到钱的事情,物业管理公司就没有动力去做。物业当然知道业主的生活用水是不合格的,但这笔钱省下来物业公司也拿不走,他又何必要做呢?这就是垄断性经营的特点。”

  “在包干制下,这部分节能的费用体现为物业费的一部分,对物业管理公司来说,是他们的净利润。因此,采取与环保公司利益分享模式的这种节能改造,费用得从物业费中‘抠’出来,自然就减少了物业管理企业的‘利润’。”他说。

  邵里庭认为,解决的最终办法是成立业主大会,实施酬金制。“在已经实施酬金制的社区,推广节能环保就非常顺利。原因何在?物业费收、支均由业主做主,环保节能项目省下来的钱是业主的,表现为少交物业费。”

  邵里庭说,环保节能项目进社区,反映的是物业费“包干制”与“酬金制”的巨大差异,实质是业主主体地位的异同。

  因此,究竟是以业主为主体的自我管理?还是以物业管理企业为主体的“被管理”?从这个角度上说,环保节能项目难进小区,反映的是谁管钱、谁掏钱、谁用钱的关系,这是酬金制与包干制的本质区别。J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