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主页 > GUCCI官网 >
GUCCI官网
带着官方文件重上货架 康师傅的行为是否违反广告法?
发布日期:2022-05-11 04:06   来源:未知   阅读:

  一场“315”晚会,让康师傅控股(和统一企业中国(00220.HK)深陷“土坑酸菜”泥潭。

  一个月过去后,两大方便面巨头的信任危机似乎已经平稳渡过。如今,“酸菜方便面”经历了曝光、致歉、下架之后,已重回商超货架。

  但红星资本局注意到,这场发生在一个多月前的食品安全事件,仍然留下了不少疑问,至今都还没有答案:

  “发黄、带着泥土的荠菜直接腌制;工人们穿着拖鞋,或光着脚在腌制的酸菜上踩踏;抽过的烟蒂扔入酸菜中共同发酵”。

  3月15日晚,插旗菜业、湖南锦瑞食品等4家企业的“土坑酸菜”在央视“315”晚会上被曝光,大众迅速涌进插旗菜业的官网,却发现该公司为一大批知名食品企业供应酸菜料包,包括方便面品牌巨头康师傅和统一。一时间,各大电商平台迅速下架“老坛酸菜”相关产品,相关食品企业纷纷发表声明,康师傅与统一也成了众矢之的。

  统一踩雷湖南锦瑞食品,统一在当晚迅速回应,称最近5年内,插旗菜业都不是其酸菜包原料供应商,同时宣布停止湖南锦瑞的供应商资质。

  而康师傅则踩雷插旗菜业,3月16日,康师傅声明称插旗为其江门、武汉、西安、新疆的共4家工厂提供酸菜。随后宣布终止插旗的供应商资格,取消一切合作,并启动对相关产品的下架回收,积极配合监管部门的调查与检测。

  从两家企业的声明来看,供应商插旗菜业是“土坑酸菜”的问题源头。但这是否意味着,作为食品生产企业的康师傅与统一没有责任?

  3月19日,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工委副秘书长、中消协律师胡钢告诉红星资本局,我国食品安全法对于原料供应商的质量安全保障有明确规定,食品生产经营者需要查验原料供应商的生产经营许可证、产品生产许可证,另外还要确保原料符合食品安全标准。

  也就是说,康师傅和统一对于供应商应当有相应的管理责任。同时,食品生产企业对供应商的管理责任缺失也应该受到相应的处罚。

  胡钢律师称:“食品生产企业在原料入厂时都应该进行抽检查验,详细记载原料的生产时间、批次、质量保证书、产品合格证,如果没有做到这一点,按照《食品安全法》第四十六条、第五十条、第一百二十五条和一百二十六条的规定,处以相应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产停业,直至吊销许可证。”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康师傅曾在2020年年报中提到:“通过原物料供应商外检、食安评估检验、原物料进货检验、制程检验、成品出厂检验,产品市场抽检等手段,实现全产业链严格监控”。其中,前三项都提到了对原物料供应商的检验。

  康师傅财报还指出,公司制定了《供应商考核作业办法》为供应商管理提供依据,从食品安全、供货稳定性、创新能力及采购成本等多个角度对供应商进行评估”。既有检验也有评估,康师傅在“土坑酸菜”事件中显然难辞其咎。

  此前,插旗菜业还曾被消费者举报违规使用食品添加剂。2016年10月25日,有消费者通过电商平台上的“平江天宇食品专营店”购买了插旗菜业生产的“博味园香辣海带丝开袋即食香辣海味零食小吃”50盒。后发现该食品为藻类,其标注的配料中食品添加剂包括:柠檬黄、甜蜜素、乙二胺四乙酸二钠、焦亚硫酸钠、苯甲酸钠。但GB2760-2014《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规定以上食品添加剂不能用于“加工食用菌和藻类”。

  法院最终判决插旗菜业一次性退还消费者货款人民币940元、一次性赔偿人民币9400元。

  “土坑酸菜”被曝光后,引起热议不断,不禁让人想问,“土坑酸菜”进入方便面料包有多久了?那些问题酸菜又如何处理的?

  公开资料显示,插旗菜业成立于2005年5月,至今已有17年时间。那么,插旗菜业是何时成为康师傅、统一等知名食品企业供应商的?

  4月19日,红星资本局就此问题向统一、康师傅公司求证。统一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并没有正面回复此问题,康师傅则回复红星资本局称,暂时没有更多信息可以提供。

  不过,红星资本局注意到,2013年2月26日,湖南日报曾发布过一篇报道《聚焦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插旗菜业,龙头带动农民》 。报道中提到,插旗菜业“已成功牵手世界500强企业——统一集团,成为统一集团原料供应商,每年为其供应酸菜风味包6亿包”。

  报道还指出,康师傅、今麦郎、白象等知名食品加工企业也纷纷伸来“橄榄枝”,将插旗菜业列为原料供应重点企业。

  由此可见,插旗菜业早在2013年左右,就成为了康师傅、统一等企业的供应商。而统一此前发布声明称,5年内都未与插旗菜业合作,或许其合作在2017年前已经终止。

  而在2013年至2022年这9年的时间里,插旗菜业可能一直是康师傅的酸菜料包供应商。这期间,康师傅卖出了多少问题酸菜方便面?

  红星资本局发现,康师傅至今未对涉及“土坑酸菜”的方便面,其生产和销售情况对外通报。但从相关部门的调查中或可以窥见一些数据。

  中国消费者报报道,“315”晚会后,西安市市场监管局经开区分局安排监管人员赴西安顶益食品有限公司(康师傅全资子公司)开展调查。调查结果显示,顶益食品近3个月从湖南插旗菜业有限公司购进酸菜包共计1784万包,剩余库存328.21万包,使用该酸菜包生产各类产品861124箱,现库存28648箱。

  也就是说,近3个月时间,就有约83万箱涉事酸菜包相关产品从西安顶益食品公司流出。西安市市场监管局经开区分局表示,西安顶益食品已对涉事产品启动召回程序,召回情况将及时向经开区分局报告。

  除了西安,还有江门、新疆、武汉三个工厂涉及插旗菜业的酸菜料包。至于康师傅在其他三个城市对涉事产品的召回情况,截至发稿,康师傅相关工厂都未回复。

  除了下架和召回,针对已经被消费者购买的酸菜方便面,康师傅和统一均提供了退货渠道,各大商超也纷纷表示满足条件可以退货。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有消费者对此提出质疑:“仅退货就可以了吗?消费者能否要求赔偿?”

  红星资本局此前报道,3月21日,陕西西安律师韦涛将康师傅方便面的生产商西安顶益食品有限公司起诉至西安市未央区法院,并索赔1万元精神损失费,未央区法院以合同纠纷进行了立案。(详情请戳:屯了酸菜牛肉面的律师,把康师傅告了,索赔1万)

  韦涛告诉红星资本局,在看到315曝光土坑酸菜问题后,他就持续关注相关动向。但观察了几天康师傅的回应后,他认为康师傅“态度不够诚恳,对消费者的交代、处理的后续态度不够诚恳”。他表示:“当时(康师傅)应该第一时间道歉,在道歉中要积极承担责任,需要做出赔偿的应该做出赔偿。(但康师傅)仅仅是召回(酸菜系列产品),召回速度相当慢,效果也非常不好。”

  韦涛认为,消费者权益受到商家侵害后,可以向生产者和销售者主张赔偿。这既是一种监督行为,也是一种维权手段。

  4月18日,红星资本局回访韦涛律师,被告知最近很忙且因身体抱恙就“顾不上这个案子了”。韦涛律师的这一情况也反映出当下消费者维权的困境——所需时间、精力成本高。

  北京大成(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李莎莎告诉红星资本局,一般来说,消费者维权这类案件赔偿金额不大,但案件诉讼程序时间较长,消费者可能会选择调解、撤诉。

  此外,红星资本局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的食品安全相关案件还发现,除了投入与回报不成正比外,由于证明商品质量问题的证据难找,维权消费者很容易因缺乏所需证据最终被驳回诉求。消费者维权成功的多为商品过期、商家虚假宣传等证据明确的案例。

  4月13日,老坛酸菜方便面带质检文件重回昆明超市货架的消息传出,再次引发热议。(详情请戳:老坛酸菜方便面重返货架,说明、承诺、质检报告…难唤回逃离的消费者)

  据都市时报报道,4月11日上午,某家乐福门店重新上架了康师傅老坛酸菜面,在康师傅老坛酸菜面货架旁,摆放了一张嵩明县市场监督管理局2022年3月23日发布的《行政建议书》,其显示康师傅(昆明)方便食品有限公司(下称“康师傅(昆明)”)、昆明统一企业食品有限公司(下称“昆明统一”)生产的老坛酸菜牛肉面使用的酸菜料包来自四川的食品公司,供应商证照齐全,未发现央视315晚会曝光涉事企业的产品。

  “带文件卖货”又一次让康师傅陷入舆论风波中。有市场声音认为,《行政建议书》怎么成了康师傅的“广告”?

  引起争议后,康师傅(昆明)于4月18日回应媒体称,公司现深感处理方式不当,已将相关文件全部撤回。

  4月19日,红星资本局致电出具上述《行政建议书》的嵩明县市监局,相关工作人员回复称:“这份《行政建议书》是在合法合规的情况下出具的。”

  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工委副秘书长、中消协律师胡钢告诉红星资本局,在法律体系中,行政指导是一种柔性措施,和行政调查、行政处罚这样的刚性措施是结合在一起的。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出具行政建议书,一是市场监管部门作为行政机关,向检查对象或处罚对象提出未来在开展经营活动当中的一些意见和建议;二是上级市场监管部门向下级市场监管部门在行政行为中提出一些建议和要求。

  胡钢律师认为,在上述情况中,一个非强制性的行政指导文件,被企业用在商业广告行为中,并不恰当,消费者可能认为这就是个商业广告,会产生误解。

  “《广告法》第九条规定,广告不得使用或者变相使用国家机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名义或者形象;第五十七条规定,如有这样的行为,则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责令停止发布广告,对广告主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并可以吊销营业执照。”胡钢律师说到。

  “土坑酸菜”风波渐渐平息,红星资本局在京东、淘宝等平台搜索发现,康师傅、统一老坛酸菜面已经恢复上架销售。

  但重返货架后,不少消费者仍对酸菜方便面的食品安全抱有疑虑。对此,康师傅公司显然有所准备,在京东自营店,康师傅在产品介绍页面特地贴出了一则声明。声明称,涉事酸菜产品原京东库存全部回收,现所售卖的老坛酸菜产品,所使用的酸菜包供应商非涉事酸菜厂商,所有产品均检验合格后才会出场销售。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康师傅重新上架老坛酸菜面中酸菜包供应企业包含四川厨之乐食品有限公司和四川天府味道食品有限公司。

  天眼查APP显示,四川厨之乐食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注册资本为5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辛祖民,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生产销售酱腌菜、调味品等。据其官网信息,四川厨之乐食品年年被评为“食品卫生先进单位”,并加入了四川省“守诚信、重质量、同盟企业会”。

  4月19日,红星资本局致电四川厨之乐食品,当被问及315后康师傅是否要求更严了,相关工作人员回复称:“康师傅对每个厂要求一直很严。我们都是按要求来的,所有东西都是合格的。”

  统一则表示,重新上架的老坛酸菜面中酸菜包供应企业包含成都新繁清江蔬菜食品厂、湖北统香食品有限公司,企业资质齐全,每批产品均检测合格后出厂。

  天眼查APP显示,上述两家公司均已取得无公害农产品、质量管理体系认证(ISO9000)等多个资质证书。食品安全及抽检信息显示,成都新繁清江蔬菜食品厂被抽检食品包括泡酸菜、特色风味包(酱腌菜)等,湖北统香食品有限公司被抽检食品涉及老坛鱼酸菜(酱腌菜)、酸豆角风味包、酸菜拌面风味包等,以上抽检结果均为合格。

  对于检测要求,湖北统香告诉红星资本局:“我们每批原料都送检。从基地管理就开始检测,然后抽样检测,合格后再腌制,腌制完再检测,检测完再使用。我们自己检测,国家、省、当地也会不定时抽检我们。统一、白象、自嗨锅、莫小仙都是我的客户,我们不可能存在(土坑酸菜)这些问题。”

  不过,红星资本局在四川成都走访发现,酸菜牛肉面重新上架后,当地红旗超市、舞东风超市的酸菜牛肉面都在做促销,但舞东风与红旗的店员向红星资本局介绍,酸菜牛肉面现在的销量并不好,“其他口味的卖得多些”。

  看来,要重新赢得消费者的信任,康师傅、统一和“酸菜包”还需要更长的时间。